小狸

【楼诚】

#深夜食堂#
#争取扩成一个系列#

小孩子身体不好的表现大都雷同,咳嗽,嗓子痛,然后就开始发热。阿诚刚来明家的时候身子实在虚,断断续续烧了小半个月,明楼到后来用手探都分不出他是正常还是在发烧,便学了大姐照顾明台的样子,用嘴唇触他额头。
明明不烧,小家伙反而通红着脸咬着唇仰头看他。那双圆溜溜的眼睛起初是怯怯的,后来就滴溜溜地直转,敷衍地回应他,一边琢磨着中午的皮蛋瘦肉粥和白灼芦笋。
恃宠而骄。
明楼毫不留情地戳破这小东西想要假借卧病之名,逃过被明台抓着帮忙突击期末考试的企图,点点被他自己揉得红红的鼻头。阿诚笑着躲,顾左右而言他地问糖醋排骨的进程。
明诚很喜欢这种接触方式。兄长的唇是和他外表几乎不相符的柔软,温温凉凉的,触在额上像是这个上海滩最好的丝绒。
大抵孩子都是喜欢被当作珍宝一样对待的。
只可惜这样亲昵的举动总是随着年龄增长而渐少的。最后,兄长的唇落在了那个女孩的额上,然后是眼睛,嘴唇。
小少年突然有一点点隐约的委屈。
然而最后的最后,在一个巴黎的雪夜,酒气与血腥味一并冲入房间,他听见已三日未见踪迹的兄长踉踉跄跄地走进来,低低地对他念死生契阔。然后一个吻落下来,在额头上,比幼时的如何一次都要小心。
也都要滚烫。
他翻身,不管那双混沌的眸子里是如何盛满了震惊慌乱。他闭着眼,不管不顾地回吻过去。
真好,他想。

他的大哥喜欢在他满身硝烟血腥的时候吻他,像一场救赎。刚刚取了敌人首级的剑被抱进怀里,那个人像对待珍宝一样小心翼翼地吻他,吻得他化掉了所有的锋芒,化成一滩水。
他伸手,按住那人抚上他心口的手。












“先生,这是在办公室,汪处长在隔壁等您。您现在能不要解我的衣服吗?”

画风突变哈哈哈哈哈x

评论(4)
热度(68)

啥都不是
目标一体机
撒撒本命
双北大旗不倒, 尼撒是真爱
墙头一大堆,目前一头扎进《镇魂》深坑
楼诚退圈,取关随意
珍惜每一个听我说故事的人
偏执的反战主义者

© 小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