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狸

【楼诚】关于收养(下)

兽耳梗预警w
lo新手,小伙伴们能教我怎么用链接吗

以及,在坑底扑腾到现在的我们都是真爱

【楼诚】关于收养(下)

“唔……”

阿诚睁开眼的时候是清晨,明楼为了方便照顾他,送了姐姐回房休息后就趴在床边草草和衣睡了,一晚上都维持着人形。不过到底还是年少,控制身形的能力还不够强,月亮落下之后深灰色的耳朵就自己冒了出来,这会儿被清晨朦胧的光线罩着,看起来毛茸茸的。阿诚也是刚睡醒,迷迷糊糊地就伸手摸了摸那对从来没见过的狼耳朵。
犬科的耳朵很敏感,被小崽子软乎乎的小手这么一抓,明楼立马就醒了,微微偏过头,墨色的眸子和小崽子在阳光下泛着琥珀色的大眼睛猝不及防地撞在了一起,声音有些刚睡醒的沙哑,透着几分调侃的笑意, “很喜欢我的耳朵?”
阿诚却像是个偷了东西被长辈发现的孩子,飞快地缩回手,“对……对不起,大少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怯生生的话语由于害怕有些语无伦次。

天呐!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啊……

阿诚在被子里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地想要变回本体。他虽然没有见过眼前这个人几次,不过明家大少的名头就算是在他住的穷巷子里也是极响的。狼族本就是极高贵的种族,更何况是明家这样连虎族和狮族都要给几分薄面的大家族,像他们这样卑微的犬族根本就是高攀不起,可自己刚刚竟然……
小崽子想像在妈妈的虐打下一样缩起身子,但又怕此举愈加惹恼面前的大少爷,小爪子死死地揪着被子,颤颤巍巍地把刚刚摸过明楼耳朵的手递到他面前,“对……对不起……”
明楼深深地看了一眼刚刚乖巧的孩子现在这怕极了的样子,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还没等他说什么,阿诚猛地松开了揪着被子的手,两只小爪子一并送到他面前,“大少爷……我错了……我,我不应该随便碰您的……求您,求您不要杀我好不好……”说着抽抽哒哒地哭起来。
阿诚想起了前些天听说的,同是狼族的汪家叔父又玩死了一个犬族的少年,原因就是因为他不听话乱动。
冰凉泛白的小爪子被一双温和的大掌包裹起来,小崽子猛地一个哆嗦,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看着面前微皱起了眉头的大少爷拉着他的手再度抚上了自己的耳朵。

“这样满意了?”

阿诚有些愣愣地跟着他的动作捏了捏手中绒绒的皮毛,敏感的耳部显然对这样的触碰很不习惯,不受主人控制地一颤一颤。
明楼其实很讨厌别人碰他的耳朵,尤其是在他自己现在这副样子的情况下。至于原因,自然是要追溯到那个上房揭瓦无所不作的明台身上。四五岁的小孩子格外闹腾,在明楼这个大哥的压迫下天天想着“起义”,有一年拍全家福的时候,也不知道他从哪弄来的药,趁着快门按下的前一刻倒把他的狼耳朵给变了出来,还揪在了手里。后来明台用一顿雷声大雨点小的竹笋炒肉换来的这张相片就成了他的心头宠,自然也是明楼的肉中刺。不过,现在被小崽子软软乎乎的小爪子怯生生地捏着的感觉,倒也不赖。
等小崽子摸够了,愣愣怔怔地放下手,明楼探身拨开他由于害怕不自觉露出的耳朵背后橙黄色的皮毛,看了看伤口愈合的情况,顺手呼噜了一把小崽子软软的头发,话语里带上了几分笑意,“这样我也摸过你的了,我们互不相欠了吧。”

回过神来的阿诚却是懵了,大少爷这是……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吗?

犬族的少年大都生得清秀,要不然也不会有被汪芙蕖玩死这种事。阿诚虽然年幼,但眉宇间已有几分江南儿郎的俊俏,此刻配上他懵懵的样子和那对精巧的耳朵,显出几分乖巧的可爱。明楼知道他这怕是被什么坊间传言给唬住了,也不逼他,托了小崽子的手臂检查伤痕,一边道,“想回家吗?”
阿诚听到“家”,却是一脸惊恐,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猛地抽回手臂,也不顾明楼手中的镊子躲闪不及在手上划出了一道血印,只是跪在床上求他,“大少爷,求求您不要送我回去……我知道我给您添麻烦了,我走,我一定走,求求您不要送我回去好不好……”

“好,好,不送你回去。”明楼一边安抚着小崽子把他塞回到被子里,一边找了药棉止血药之类的帮他处理着手臂上的划痕,“这样,我来问你,你不用开口,是,你就点头,不是,你就摇头,可以吗?”
手臂上被药蛰得有点疼,小崽子皱着眉点了点头。
“那好,还是刚刚那个问题,你想回家吗?”
阿诚头摇得像个拨浪鼓。
“好了,我知道了,”昨天看到这伤痕就已知道了八九,明楼这下更是恨不得现在就把那个恶毒的女人给杀了。他稳了稳神色,继续,“那……你愿意在这里留下来吗?”
阿诚知道这里就是明公馆,他身处的就是大少爷的卧室,很久很久之前来的时候他还因为探头探脑想要进来被妈妈给训哭了,大少爷却是慷慨地带着抽噎着的他进来逛了一圈。

能在这里当个家奴……应该要比在外流浪好得多吧。
阿诚点了点头。

明楼看到他低眉顺眼的样子就知道他是想岔了,放下手中的药棉,双臂环在他身后把宽松的睡衣脱下,瘦瘦小小的身子上到处都是青紫破皮的痕迹。小崽子有些羞涩,抬手想挡,明楼轻轻地把他的手臂拨开,拿起伤药,“可能会有点疼,忍不住就说。对了,你是叫阿诚对吧,有姓吗?”
小崽子摇了摇头,小脸红红的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自卑。
“那你觉得‘明’这个字怎么样?明楼的明。”
小崽子垂着的眸子一下子映满了惊惶。
明楼却是先一步抵住了他的唇,手上的动作继续,“我说过,是就点头,不是就摇头,你自己选一个。”

“明”啊……

自从阿诚记事以来,“明”在他的心里就是一个高贵与奢侈的代名词。妈妈对明家的情感是很复杂的,一边以能在明家做工为荣,一边又不让他多和明家接触,说是狼族终究身份高贵,自己与他们永远不可同行,还不如趁早脱身,也可免了仆人的命运。
那时的桂姨大概永远不会想到,他的话竟然在这个孩子的心里刻下了这么深,这么深的沟壑。而之后无穷无尽的虐打更是逼得这个孩子在这条沟壑上筑起了一座荆棘密布的城墙。

防人,伤人,亦自伤。

现在的明大少,就卡在了城墙门口。

还没等明楼想好怎么化开这道心门,卧室的门倒是被一团炮弹一样的棕色毛球给撞了开来。
毛球不大,落在地上滚了两圈“呲溜”一下钻进明楼怀里,一边往他身上缩着一边小声地呜咽着,活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只不过,明楼哪里会不了解这个小弟,能粘着大姐就绝对不里找他这个“法西斯”大哥,这会儿啊,估计又是被姐姐要抓去洗头了。

“你就这么怕洗头?”明楼说着,在他额头上点了一下,不过到底年少,男孩子成熟得又晚,他的法术也只能让这个小家伙勉强变成人形,却隐不掉他尖尖的耳朵和大尾巴。明台不情不愿地从他身上爬下来,可怜兮兮地望着他,“大哥……”
“诶呀,明台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呀!”明镜一进门就看见这个小家伙扒着明楼,身后芦苇穗似的尾巴左扭右扭地几次险些甩在阿诚背上。小家伙一看姐姐都追到门口了,哇的一声就哭开了,忙向角落里跑,深棕色的尾巴跟着他的动作猛地一甩,狠狠地敲在了阿诚布满伤痕的背上。

“阿诚!”

明台再小也是一只纯种的胡狼,阿诚当即闷哼了一声,疼得眼泪都下来了。
明楼瞪了那个冒冒失失的小家伙一眼,连忙把咬着嘴唇忍痛的阿诚抱在了怀里,一边安抚性地揉按着他的后颈处,一边检查着他身上裂开的伤口。
虽说在家是个混世小魔王,但明台到底没碰上过什么大事,眼下看着大哥大姐对床上那个瘦弱的小哥哥紧张的样子,还有他背上丝丝缕缕蜿蜒而下的鲜血,小家伙一下子就懵了,小心翼翼地蹭到床边,白白嫩嫩的手指勾着他的指尖,“小哥哥……你没事吧……”
阿诚并不认识明台,但看着他之前对着大少爷肆无忌惮的样子就猜到了七八分,被他勾着的手指僵硬得不知道怎么摆。还没等他想好怎么答话,被大哥瞪得蔫蔫儿的小家伙收了拖在地上的“作案工具”,垂着头给明楼递药,“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呀?”

“阿诚。”
“明诚。”

两个声音一个怯懦谦卑,一个严肃不容置疑,明台来来回回地看着大哥和他怀里惊惶地想要挣出来的阿诚,最终还是求助地望向了家里的最高长官大姐。
由于刚刚追着小家伙到处跑,明镜挽得整齐的发髻散下几缕垂在颊侧,给她惯有的威严平添了几分亲近。稍稍施了点法术就把还想逃的明台定在了原地,伸手把扭来扭去的小家伙抱在了怀里,另一手捏了捏小崽子头上由于紧张一颤一颤的耳朵,眉眼含笑,

“那就听你大哥的,就叫明诚吧。”

 

目录:小狸的理想国

 

评论(3)
热度(33)

啥都不是
目标一体机
撒撒本命
双北大旗不倒, 尼撒是真爱
墙头一大堆,目前一头扎进《镇魂》深坑
楼诚退圈,取关随意
珍惜每一个听我说故事的人
偏执的反战主义者

© 小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