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狸

【楼诚】《习字•立身》


在坑底扑腾到现在的我们都是真爱

————————————————

【楼诚】《习字•立身》

在阿诚还是桂姨的亲生孩子的时候,他也曾上过几天学。带着金丝边眼镜的先生高高瘦瘦的,穿着一身黑色的粗布褂子,手里的教鞭在讲桌上敲得砰砰响,落到小孩子手上的时候却成了小惩大诫。
后来就是暗无天日的折磨。如今想起那个先生,印象里也只剩下了他在自己第一个做出算数题之后奖励的一颗水果糖,甜丝丝的味道在舌尖萦绕了许多天。至于那些“之乎者也”,却早已遥远得仿若隔世。

所以,当他帮着佣人把明楼的午茶端进书房的时候看到他正在练的行楷,就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儿。

明楼的字很好看,一撇一捺尽显少年英气,铁钩银画力透纸背,连学堂里的先生都称赞不已,但明镜却非要他敛了这勾画间逼人的气势。然而字如其人,未及弱冠的少年人磨不圆自己身上的棱角,满纸的年少轻狂自然也是难以遁形。明楼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书房里细细琢磨,这写来写去,字没写好,反倒是出了一身的汗。

“想学写字?”

阿诚被耳边压着笑意的声音惊得一个哆嗦,才发觉自己放下了盘子之后已在大哥的书桌前看了许久。练得有些躁了的明楼放下笔就看见了这个愣愣的小崽子,亮亮的大眼睛随着那镀金的钢笔笔尖转着,满满都是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崇拜与渴望。

“来,过来呀。”

明楼站起身,对着阿诚招了招手。小崽子乖乖地坐在那张对他来说大得有些过份的椅子上,看着面前大哥刚刚写好的几页字,小手紧张得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你觉得大哥写的字怎么样?”
明楼把自己刚刚练的几张字一一铺开,一首《将进酒》,果然是压不住的豪气干云。
“我……我喜欢这个。”
这首诗的字,阿诚也就认识一半,这时候完全是凭着本能在看。白嫩嫩的小手放着那几张明楼压着心性努力写出的字不指,倒是一下就选中了他最开始凭着性子一挥而就的那张。
果然是自己抱回来的孩子。
优秀惯了的明楼其实也还不理解大姐为什么非要磨了他的棱角,此刻看着小崽子一下就中意那幅尽显潇洒的字,心下自然是一阵得意,倒也顾不上大姐布置的任务,理了理书桌大手一挥道,“来,大哥教你写字。”

明家虽不算是书香门第,但到底有大家族的底蕴在,孩子的启蒙自然是要从大字开始的。磨墨,润笔,铺好了毡垫,紫檀木的镇纸压平了纸张,明楼牵着阿诚的手握上了深棕色的笔杆。
触手温凉。
明楼握着他的手,在纸上写下了一撇一捺一个人字。第一次这样教孩子,手感生疏了些,明楼看着那一笔一划不太满意,又握着他的手在旁边写了一个。
一撇一捺,一个人。
行稳身正。
很简单的字,做人的道理却都藏在那笔画之间。

之后是“誠”。
言,然后成,谓之誠 。

比起《说文解字》上的释义,明楼更喜欢这样解析这个字。“誠”有些复杂,明楼写得很慢,一笔一笔却是入木三分。他的手紧紧握着阿诚的手,高大的身子把小崽子完完全全圈在怀里,两只手一起写下阿诚的名字,像是一个仪式。

然后是“明”。
日月同辉是为明。

从前在阿诚的心里,这个字代表的只是荣华与高贵,明楼却握着他的手在心里深深地烙下了这个姓氏,告诉他这个字还是约束,还是期望,更是他的避风港。
“明”字添在“誠”的前面,组成一个完整的“明誠”。阿诚第一次完整地看到自己的名字工工整整地写在纸上,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自诚明,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诚则明矣,明则诚矣。”明楼一句一笔地写完这个字,微微直起身子,“我知道你现在还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你先记下,记牢了。以后会懂的。”

然后是“明鏡”,“明樓”,“明臺”。
大姐,大哥,还有弟弟。

“这是家。”

起笔一长横,一短竖,明楼握着他的手,写下“華夏”,写下“炎黃”。

“这是国。”

最后是一个“心”。
一个卧钩,连着外,包着内,内外却也遥相连着,落笔稳,收笔利,明楼松开阿诚的手,就着把他环在身前的动作,手握成拳放在他左胸口,轻轻叩了两下。

“这里,要有天下。”

 

目录:小狸的理想国

 

评论(3)
热度(22)

啥都不是
目标一体机
撒撒本命
双北大旗不倒, 尼撒是真爱
墙头一大堆,目前一头扎进《镇魂》深坑
楼诚退圈,取关随意
珍惜每一个听我说故事的人
偏执的反战主义者

© 小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