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狸

【楼诚】关于收养(上)


兽化梗预警w
(仅限本篇上下,不涉及本系列其他)
以及,能在坑底扑腾到现在的都是真爱

——————————————

【楼诚】关于收养(上)

明楼发誓,他出门真的只是吃饱喝足出来散个步而已。

哦,顺便躲避一下家里那个上窜下跳闹得他头疼的小弟。

今夜月色正好,明楼变回了本体慢慢悠悠地在林荫道上逛着,银白色的月光照在蓬松的银灰色大尾巴上,明楼愉悦地哼着小曲。
前面不远处的灌木丛不时地轻晃,像是有什么活物。明楼小跑几步拨开草丛,原以为会看到一只惊慌逃窜的兔子,没想到却是一个蜷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孩童。

准确地说,是一只介于本体和人形之间的幼年秋田犬。

明楼试探性地用爪子拨了拨他,小崽子却是“腾”的缩回了本体,映着月光可以看到他身上东一块西一块地缺了不少毛,娇嫩的耳朵根还在往下滴着血。
大概是哪家的孩子迷了路被欺负了吧……明楼怕他一个人晚上待在这树林里有危险,叼起了巴掌大的小崽子决定先回家照顾一晚上。

于是乎,就变成了现在明楼抱着用大衣裹着的小崽子,有些窘迫讨好地看着姐姐的样子。

明镜到底是女子心慈,加上又收养了明台这么个小东西,看到这缩成一团的可怜兮兮的小崽子,自然是心疼得不得了,一边抱过小崽子一边连珠炮似的数落着一句话都没能说出口的明楼,高跟鞋哒哒哒地往屋里走,高声叫着家里的佣人烧水拿毛巾,走了一半又停下来瞪了一眼愣愣地跟在身后的明楼,“跟着我干什么?不知道去拿药箱啊。”
秀若葱白的手指点上小崽子的头,施了个法术让小崽子变回了人形。方才树林阴暗看不甚清,如今躺在鹅绒的被子上才看清小崽子身上到处是青一道紫一道,腰里手臂上还有几个被烫出来的伤痕,浑身泛着高烧的红色。

“这不是……桂姨的儿子,阿诚吗?”

明楼从前见过这孩子几次,只不过按理说小孩应该也十来岁了,可现在陷在被子里身形单薄的小崽子看起来也不比明台大多少,明楼一开始没想到,但此刻却是越看越像。
明楼小时候受了罚挨了打,都是明镜帮他上药的,她自然看得出这些痕迹都是虐打所致,层层叠叠新伤压着旧伤。小崽子的脸颊烧得绯红,大约是刺激性的药水蛰疼了伤口,抽抽哒哒地小声哭着,口中胡乱说着“妈妈,不要打我”之类的话。

“哎呀,真是作孽啊,哪能弄成个副样子啊!”
明镜一边帮小崽子处理着伤口,一边长吁短叹地心疼。擦干净了脸上的脏灰,又给额头上的伤口清了创,显露出的是一张格外瘦削却眉清目秀的小脸,明楼一时插不上手,坐在床边看着尚无意识的小阿诚随着大姐手里的药棉擦过伤痕,身子一下一下小小的颤抖,心也跟着一揪一揪的。

这么漂亮怎么乖的小崽子,欺辱他的那个人怎么就舍得下手呢?

“苏州的工厂出了点问题,我明天要回去一趟。这几天你在家看着明台,别让他上窜下跳的再磕着碰着。还有阿诚这孩子……身子虚得很,我一会儿啊嘱咐厨房那边做点补血气的东西给他,药什么的你这儿也都有,这几天记得给他换药。还有啊……明楼?明楼!想什么呢?”
“啊,大姐。”明楼看着床上身子微微蜷着的小崽子出了神,被明镜一唤才猛然醒过来,还没等她说什么就道,“桂姨我们家不能留。”
“这种人,自然是不会留的。我刚说的你都听见了没啊?”
“啊?大姐您刚刚……大姐!大姐我知道了!有话好说,大姐!”

……

 

目录:小狸的理想国

 

评论(1)
热度(36)

啥都不是
目标一体机
撒撒本命
双北大旗不倒, 尼撒是真爱
墙头一大堆,目前一头扎进《镇魂》深坑
楼诚退圈,取关随意
珍惜每一个听我说故事的人
偏执的反战主义者

© 小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