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狸

【楼诚】关于春节


其实本篇又名《关于情侣领带》

在坑里扑腾到现在的都是真爱哦

————————————————

【楼诚】关于春节

宋代的王安石语云: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这是大人眼中的春节。

但在明台这个既不喜饮屠苏,又不会作桃符的幼童眼里,春节就等于大罐大罐的糖果蜜饯,丰盛堪比御膳的年夜饭,还有那些帅气从不重样的定制服装。
糖果蜜饯已经借着阿诚哥打掩护走私了两大包藏在床头柜里,厨房里的冰糖肘子也缠着阿香妈妈偷偷运了两块出来和阿诚哥分了,明台揉揉吃撑了的小肚子,“噔噔噔”地冲进大哥的书房,“大哥!我们什么时候去商场买衣服啊!”

好好一幅对联写到最后一个字,却被小家伙闹得一笔划歪了,连着整张都得重来。明楼放下笔,把那张废了的红纸折了几折,重新铺开一张,头也没抬一下地扔给明台一句:“寒假作业都写完了?”
小家伙的脸一下垮了,抱着明楼的手臂讨好地摇啊摇,“大哥,现在过年嘛,我们……我们就不要提这种事了好不好呀?”

“行,不提,”明楼大笔一挥一个行草的“岁”霸气潇洒,明台还没从大哥态度的突然转变中反应过来,又被下半句给彻底打垮了脸,“你不是不想让阿香妈妈整理你的房间吗?那我就请大姐去收拾一下,她一定很乐意找到家里失踪的那些糖果蜜饯的。”

“大哥,我……”

“你什么你,还不快去。”

明台一下子就蔫儿成了被霜打过的茄子,垂头丧气地晃出大哥的书房。虽然他知道大哥说去写作业不过是一时气话,可是去商场的日子又要无限期延后了。
明楼这回总算是抬头看了他一眼,却不是心软,只是明台把地板踩得震天响,吵得他头疼。放下笔揉了揉眉心,吩咐了一句,“阿诚呢?要没什么事就让他来一下。”

小崽子眼睛亮亮的,自从上次大哥和他说进门不用敲门之后,阿诚就再没敲过门,但就算推开了门也只是站在门口小声地唤一句“大哥”。
“阿诚啊,来,帮我磨墨。”
褪了虐打的伤痕之后的手很漂亮,小小年纪就已显出纤长的轮廓,如玉的十指将墨棒上的绳子解开一圈,指尖捏着漆黑色的墨棒缓缓研磨着,浓淡刚好的墨汁在砚台上一点点泛开。明楼盯着这副画面看了许久,眼前的孩子明明着着这乱世中贵公子最普通的衣服,却仿佛一朵遗世独立的白莲。初为少年的孩子不善言辞,耳朵却随着大哥目光的停留一点点红了个彻底。
明楼几声闷闷的轻笑,放过了这朵染上绯红的小莲花,提笔在砚台上润了润,手背不经意地蹭到了阿诚的指尖。

触手生凉。

明楼皱着眉放下笔,温热的大掌把小小的双手包在掌心,沉了声轻斥,“怎么这么不听话,不是让你多穿点衣服的嘛!”
小小的少年被这温热捂得脸颊通红,想要辩解却又怕大哥说他顶嘴,软糯糯的声音最后只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句,“再穿就不好看了……”
明楼愣了一瞬,却是被小阿诚给逗笑了。小崽子身形偏瘦,被大姐里三层外三层地包裹起来之后,那腰线和轮廓都还清晰,和明台那个小汤圆比起来不知道好看了多少倍。明楼当下也不和他计较,只是提笔落笔之间原本还有些收敛的行草彻底成了狷狂肆意的狂草,幸而明楼的功底在,这一幅幅春联倒也是赏心悦目。
流水线似的唰唰写完,明楼洗过了笔草草收拾了这文房四宝,拉上还没从大哥这狂放不羁的字迹中缓过神来的小崽子就往外走,“来,大哥带你去买衣服。”

邻近年关,商场里熙熙攘攘的很是热闹。明楼牵着阿诚的手,刚刚到他胸口的孩子却是把他抓得死死的,身子也不停地往他身边靠,生怕被人流给冲散了开来。
明楼知道小崽子估计是没怎么来过这种地方,心里害怕,索性右手环过他肩膀,半搂半抱地把他固定在身边。小崽子起初还小小地挣扎了一下,后来却是微红了脸乖乖地靠在他身边,小手轻轻地揪住了明楼的衣角。

正翻看着领带的大哥嘴角一勾。

侍立在一旁的小姐以为是这领带讨了他的欢心,心说自己要是能拿下这个明家的大客户,年终奖说不定能翻一番,连忙道:“先生,您眼光真好。这款领带是……”
“谢谢,不过我这次是来给这孩子挑衣服的,”明楼微颔首,抿唇微笑着谢绝了她的推荐,侧身把有些不知所措的孩子往前推了推,“小孩子不懂这些打扮的事,还劳烦你帮他看一看。”
被导购小姐扶住了肩膀的阿诚有些紧张,习惯性地转头看向大哥。明楼俯下身子,轻轻揉了揉他的头,“跟这个姐姐去吧,大哥在这里等你。”

明楼把明诚带在身边身边教养的这几个月,练他练得最多的就是站姿。初来明家的孩子总是习惯性地低着头含着胸缩在角落里,明楼就把他带到书房里来,自己或是温书或是练字,阿诚便站在边上背书,没什么不许动的规矩,累了到沙发上休息一会儿也是可以的。但唯有一条,挺胸抬头。但凡身子又佝偻了起来,明楼手里的小竹板就会敲在他身上,不甚疼,但警示的意味十足。
这么久练下来,阿诚腰自然是直了,虽说骨架尚未长开,但身形底子好,一套黑色的窄版西装,外面披着一件深蓝色的呢子大衣,偏暗的配色反而衬得小崽子身形挺拔。如果忽略少年脸颊上的绯红,站在更衣室门口看着大哥的阿诚就像是棵挺拔的小白杨。

明楼站起身,看着他这一身满意地点了点头,抬手抹平了他马甲胸前的皱,说了一句,“芝兰玉树。”
小崽子红着脸,低眉浅笑。

“就这套了吧,小孩子身形瘦,帮他量个尺寸,按着这个款式做一套,送到明公馆。还有,西装的料子换了,换最保暖的。不过那个领带不适合他,按这个几个样式各裁一条,”明楼让导购小姐拿了之前翻看的几条深蓝色的领带放在柜台上。
“好的,大少爷,”年逾半百的掌柜用的还是传统的毛笔记账,一行行整齐的蝇头小楷赏心悦目,“您还有什么要的吗?”
明楼倚在柜台边上,看着正在量尺寸的小阿诚,忽而唇角一勾指着刚刚给阿诚挑的领带道:“这几款红色的,帮我包起来。”

买完了衣服,明楼领着阿诚在商场里上上下下逛了个遍,直至日已西斜,方才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开车回家。
阿诚坐在后面,一样样地数着这是给大姐的,这是给明台的,这是要送到大堂哥家里的……忽而翻出了一摞盒子,里面正是明楼要的那几条红色的领带。
小崽子一下子红了脸,支支吾吾地问大哥为什么要了和他一样的领带。明楼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笑得闷闷的,“兄友弟恭啊,我昨天不是才教过你吗?”
“可,可是……”小阿诚被他这么一笑,脸更是红了,“那……那明台呢?”

明楼轻笑一声,“兄友弟恭,那个小东西哪里‘恭’了?”

至于后来,明楼牵着他的小阿诚去明堂哥家里拜年,显眼至极的同款领带把那群不让阿诚入族谱的老家伙一个个逼得只能称赞这兄弟二人真是兄友弟恭。而小报上的各种照片,更是让整个上海滩从此再不敢有人说阿诚是明家捡来的野孩子。

这些,都是后话了。

 

目录:小狸的理想国

 

评论(4)
热度(33)

啥都不是
目标一体机
撒撒本命
双北大旗不倒, 尼撒是真爱
墙头一大堆,目前一头扎进《镇魂》深坑
楼诚退圈,取关随意
珍惜每一个听我说故事的人
偏执的反战主义者

© 小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