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狸

【楼诚衍生】【凌李】狐说,他想报恩

嗷嗷嗷前篇被两个小狸关注了好久的太太给翻牌子了呢~~熏然小狐狸打滚ing

话说真的没想到这么受欢迎,前篇的热度真心吓到小狸了呢(然而还是开心得想跑圈~~)

第二弹奉上,食用愉快哦(´-ω-`)

《狐说,他想报恩》

04
凌远看着慢慢变粉的小狐狸不停地哼哼唧唧,伸手探了探小东西的绒毛。

额……话说狐狸的正常体温是多少来着?

天色已有些晚了,凌远开了手机里的定位,又通知了韦三牛他们,抱着腿上缠了厚厚绷带的小狐狸生起了一堆篝火。
背包里只有些压缩饼干一类的食物,这小狐狸自然是不会吃的,可是放他去捕猎吧,凌远又怕这蠢蠢的小兽再扯坏了伤口,一时间有些为难。
小狐狸在男人怀里窝了一阵,虽说暖呼呼的舒服得紧,可到底敌不过五脏庙的召唤,拱来拱去地换了好几个姿势示意投喂时间到了,抱着他的男人却没懂他的意思。小狐狸不高兴地用嘴戳了戳凌远的肚子,然后跳下了凌院长的膝头。

哼,不给我投喂,我自己去抓。

抓回来吓死你。

毛茸茸的小白团子就这样气鼓鼓地蹿进了密林深处,凌远望着那一抹白色消失在树丛,伸手摸了摸怀里的余温。

眼底有一丝落寞。

明明就是只野生的小狐狸啊……自己在期待些什么呢?

然而还没等凌远嘴角的一点自嘲消去,刚刚小狐狸消失的地方就出了一阵大动静。凌远看着那个弓着背,一边挪动一边还像是在喊号子似地叫着的小白团子,平生第一次怀疑了马哲唯物主义的真实性。

那只拖着一头起码有百斤重的鹿的白团子真的只是一只狐狸?!

05
李熏然当然不只是一只普通的狐狸。

他拖着鹿往回挪的时候,觉得自己大概会是狐族里第一只因为拖猎物而被累死的狐狸。

太……太特么重了啊QAQ

但是身为一只成了精的狐狸,优雅迷人的风度不能丢。李熏然把鹿扔在了凌远面前,准备华丽丽地绕场一周,展示一下自己矫健的身姿。
然而,当那个人类低头看着他,突然笑着揉了揉小狐狸脑袋上的绒毛的时候,李熏然小狐狸还没落稳的前腿直接扑通跪在了地上。

然后就在男人的怀里团成了一团,拼命地冒粉红泡泡。

不……不带色诱的啊!

06
鹿肉抹了简单的调料,架在火上一点点烤出香味。凌远转了转架子上的烤肉,转头从生肉块上切了一小块递到了小狐狸嘴边。

小狐狸极其严肃地看了它三秒,雄赳赳气昂昂地一爪子把肉拍到了地上。

凌远:……

这不是他自己猎回来的吗?

小狐狸却不管他的一脸懵逼,一脚踹开了生肉就扒在凌远的腿上继续注视着烤肉架上的鹿肉一滴滴地滴着油。

一滴……
两滴……
三滴……

完工!!

那一刻,凌远觉得,自己的裤子大概都要被小狐狸挠破了。

切了一小块熟肉递到小狐狸嘴边,饿惨了的小家伙一口就拖了过去。看着吃得满嘴是油的小狐狸,凌远有些怀疑人生……

这真的是只狐狸?

07
李熏然很满足。

深山老林里生火毕竟不方便,熏然小狐狸已经快一个月没吃过烤肉了,这回终于逮了机会大快朵颐了一番。吃饱喝足了的小熏然就地打了个滚,心里对这个人类的好感度又上升了一个层次。

吃饱饱就该睡觉觉,这向来是李•天生吃不胖•熏然的人生准则。跳上了男人的膝头,小狐狸转了几圈找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就盘了起来准备会周公。

三分钟后……
五分钟后……
十分钟后……

李熏然发现一件很可怕的事!
他!居然!睡不着了!

嘤嘤嘤……一闭眼就是男人的那张脸这种事……不管是谁都会睡不着的啊QAQ

08
凌远拿着毛巾和一大皮囊的水,看着怀里一个劲地蹭着他胸口不肯露脸的小狐狸,有些失笑。

“小狐狸?”
凌远试探性地拍拍怀里的小东西,小家伙愣了一瞬,蹭得更加厉害了。

嘤嘤嘤这个人类的声音好好听啊……

凌院长作为医生,总是有些轻微的职业病,眼看着怀里的小东西没有出来的意思,凌远抱着他身子的后半截,稍稍往外拖了一点。
这只小蠢狐狸正用两只前爪捂着眼睛。

爪子间还留了一点小缝。

“小狐狸,我们洗澡好不好呀?”
凌远说着用水浸湿了毛巾,轻轻地擦拭着小狐狸嘴边沾到血迹和油的一点点皮毛。

小家伙被凉凉的水激得弹了弹耳朵,松开了捂着眼睛的前爪。琥珀色的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这个和他说话的人,身子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僵硬。

凌远擦干净了小狐狸的嘴巴,又换了他腿上的药和绷带。天已完全黑了,这周边虽说没有什么过大的野兽,但单是入夜后的寒气就让凌远的身子有些不好受。

小家伙的视力在黑暗里比人类好太多,甚至连凌远眉间皱起的一点点沟壑都看得见。李熏然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小小地呜咽了一声,蜷进凌远怀里用大尾巴环上了他的腰。

很暖很暖的感觉。凌远抱着小狐狸躺在帐篷里,软软的绒毛蹭着脸颊。透过门帘上的一小块透明可以看见森林里的繁星和萤火虫。怀里的小狐狸有点不大安分,收了爪子的小肉垫不停划拉着凌远的胸口,一看他有了点睡意,就不满地用肉垫拍拍男人的脸。
凌远被这只小狐狸闹得没了脾气,只得抱着这个供了他晚餐的小祖宗讲起了故事。低低的声音诉说着公主与王子最美好的爱恋,凌远讲着讲着,渐渐出了神。

连妹妹都未如此哄过的自己……到底是在期待些什么呢?

“……潺潺的溪水放轻了步伐,是因为他害怕惊扰了梦中的相会;
闪闪的萤火虫排成一条长队,是为了给王子照亮通向城堡的路;
高高的城堡上,金发的公主正在梳妆,等待着她的爱人;
‘他不会来的,’猫头鹰这样说着,’这里是只有心灵最纯净的人才能到达的地方’……”

帐篷外的萤火虫还在飞着,一闪一闪,绿莹莹的光像是散落凡间的星星。小家伙的眼睛已经眯了起来,却还缩在他胸口哼哼唧唧地证明自己没有睡着。

“……
   我的爱人啊,快依偎着我睡去吧。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呀。

“你问多久吗?
   那我就告诉你吧:

“我要让你比朝霞先看见我;
   比春雨先触碰我;
   比空气更依赖我;
   比阳光更需要我;
   
“我的爱人呀,快睡去吧……”

帐篷外的风还在悠悠地飘,很轻很轻。

“……从此,王子与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怀里的小狐狸终于彻底睡了过去。帐篷的缝里溜进来一点点风,吹得银白色的绒毛轻轻晃了晃。
凌远看着四肢全都抱在自己身上的小狐狸,闭眼吻了吻他的额头。

“小狐狸,我叫凌远,你叫什么呀?”

 

目录:小狸的理想国

 

评论(8)
热度(107)

啥都不是
目标一体机
撒撒本命
双北大旗不倒, 尼撒是真爱
墙头一大堆,目前一头扎进《镇魂》深坑
楼诚退圈,取关随意
珍惜每一个听我说故事的人
偏执的反战主义者

© 小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