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狸

【楼诚衍生】【凌李】起床那点小事儿

大早上起来码了一篇,差点没把自己齁死

还谈什么恋爱,甜得过凌李吗!!

【假装自己扶正了flag】


——————————————


日上三竿,距离凌院长躺进被窝刚刚过了五个小时,距离凌院长上一次醒来已经过了五十小时。

软乎乎的被子上两只狮子坐在一起,尾巴在背后绕成一颗爱心。小孩儿躺的那半边换成了简瑶塞给他的一只大熊,正主拎着一大堆纸袋塑料袋蹑手蹑脚地推开家门。

要是被人看见,这工作外的人民警察估计得被当成个溜门撬锁的小毛贼。

一只带着早餐来撬门的小贼。

塑料袋放在餐桌上免不了一阵窸窸窣窣,小孩儿紧张得一抖,踢了拖鞋光着脚小跑到卧室门口,趴在门边上透过留的一点点门缝往里看。

老凌翻了个身,一手搭着熊继续睡。

长出一口气,李熏然关好了房门继续准备他的“爱心早餐”,床上的人摸摸手底下毛茸茸软乎乎的熊,嘴角弯出一个微不可见的笑。

这小孩儿。

房间隔音性不错,外面的兵荒马乱全部被隔在卧室之外。窗帘中间有一点点透光的缝隙,细细碎碎一条光带落在床上。凌远难得悠闲,学着李熏然趴在他怀里自己跟自己玩的样子,伸出手去触那束光。亮亮地把指尖照成半透明的橘色,敏感的指腹有一点点温热的感觉,像外面那只小狮子软软的小肚子。

哒哒哒的脚步声一路冲到房门前面,又戛然而止。凌远听见小孩儿的一头卷毛蹭着门缝偷听,其间还不小心在门框上磕了一下。

又蠢又可爱。

小狮子轻手轻脚地拧开房门,赤脚踩在卧室里的长毛地毯上,绒绒的毛搔着脚心,小狮子的睫毛扫过凌院长的额头,两个各怀鬼胎的人在这个温暖静谧的早晨忍得有些辛苦。

小孩儿没能忍住,低头吻了吻凌院长的额头。凌远“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手似是无意识却又准确无比地一把搂住小家伙的后脖颈,压低的声音带着些晨起的沙哑,附在他耳边吹气,“你又偷吃。”

李熏然被他弄得腰都软掉,趴在床上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凌远抹了一把额头,沾了一手生煎包的油。

小狮子红了脸,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凌远只笑,呼噜了一把卷毛,搂着他的小孩儿在晨光熹微里交换了一个生煎包味道的深吻。

嗯,看来今天的早餐应该还有豆腐花。

咸的。

————————————


可能会有一个多cp的后续

评论(11)
热度(96)

啥都不是
目标一体机
撒撒本命
双北大旗不倒, 尼撒是真爱
墙头一大堆,目前一头扎进《镇魂》深坑
楼诚退圈,取关随意
珍惜每一个听我说故事的人
偏执的反战主义者

© 小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