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狸

【巍澜】一个段子

激情摸鱼

剧版和原著一起刷的后果就是设定乱成一团,看个开心就好
ooc属于我,美好属于角色和P大

———————————————

赵云澜在枕边摸到了一缕长发。

那缕发丝光滑如帛缎,触手透着些微凉,在燥热的夏末早晨很是舒服。半梦半醒的赵云澜本能地靠上去蹭了蹭脸。

然后他就被吓醒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回到了从前纵情声色的时候,然而下一秒他就意识到自己已和到手的大美人同居多日的事实。他敢发誓自己自那之后就再没放浪过一次,所以床上这位……
不就是他们家大美人吗?

沈巍披散着长发,万分安静地背对着他躺在床上。按说他身为斩魂使,乃是神袛之身,并不需要睡眠,平日里往往是赵云澜一觉醒来,猝然撞进他那双黑亮的大眼睛,甚至还吓到过几次。如此折腾一番还不醒,倒是少见。

联想到他过去默不作声承担一切的“斑斑劣迹”,赵云澜有些担心,但看他胸口轻微的起伏,却也没有什么伤到的迹象。他撑起身子探头过去盯着沈巍的眉眼看了一会儿,倒是发现了端倪。

鬼王本是由天地孕育而生的神物,千万年来容貌并无改变。然而赵云澜看着他在睡梦中微微颤动的睫羽,倒是看出了几分沈教授眉间不曾有过的稚拙气,就像是一个初生于世间不谙世事的孩子。

他好像知道发生了什么了。

那日晚餐时沈巍不经意提起,自己身上的能量体系受了冲击,最近可能会出现混乱,万年来某一个时空的沈巍将会随机被换到现在的时刻。

赵云澜听着新奇,嬉皮笑脸地问他有没有什么跟不同进化时期的斩魂使相处的注意事项。沈巍的眼镜被饭菜的热气蒙得有些起雾,他就藏在这朦胧之后,极其认真地说,“不用,任何一个时空的我,都不会伤害你。”

赵云澜叹口气,轻轻碰了下小鬼王的鼻尖,谁成想直接就恢复出厂设置了呢。

沈巍被这一下给碰醒了,毫无预兆地睁开了眼。赵云澜被这双直愣愣盯着他的大眼睛给吓了一跳,还没缓过气,就听见那小鬼王轻轻说了句,“好看。”

老子昨晚被折腾半夜,眼圈发青,脸也没洗牙也没刷,一脸胡茬支愣着你也觉得好看?!

赵云澜被噎得够呛,扶着腰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沈巍坐在床上,长发从背后垂到米色的床单上,落了几缕缠在他瓷白的指尖,他微微仰头,眼睛里蒙着一层困倦的雾气,闪着光一眨不眨地盯着赵云澜看。

赵处脖子一僵,在心里骂了句粗话,弓着腰按着自己花花绿绿的大裤衩落荒而逃。

他把头埋在洗脸池里,拿冷水使劲扑,好不容易才把那股邪火给按了下去。镜子里的男人从喉结向下一路红红紫紫的淤痕,赵云澜看了眼自己一片狼藉的胸口,颇为糟心地想,

外头那孩子成年了吗?

如此一来,特调处是没法去了,赵处长光明正大翘了班,和他家小鬼王占了茶几两边。大荒之初的记忆在他脑海里清晰着,但如此亲眼所见,那双眼睛依旧明亮得摄人,不似沈教授一般深邃压抑,就是那样直愣愣地,满心的贪心和爱慕大喇喇地摊开在他面前。

赵云澜被这一记直球砸得心里莫名发闷。

他在床头一堆杂物里翻了一会儿,抽出一本古书,“识字吗?”

小鬼王点点头。

看来是开化之后的,赵云澜松了口气,把书塞进他手里,“好好看,我先歇会儿。”

早上是被硬生生吓醒的,这会儿打了个哈欠,困意一阵阵往上涌。赵云澜侧头看了一眼安安静静的小鬼王,闭目养神起来。

他并没有对这小东西干什么的打算,那双眼还太小,看着只让人觉得是个十四五的孩子。可浅浅的梦境里都是相识不久时,每一次沈巍慌乱移开目光的样子,满满来不及收回的虔诚爱慕被他自己粗暴毫不怜惜地按回深处,留下隔着镜片的,恰到好处的疏离和克制。同样一双纯黑的眸子,怎么就差了那么多呢?

浅浅的气息拂过脸颊,赵云澜迷迷糊糊地哼了一声,那气息狠狠颤了一下,然后又小心翼翼地凑了近前,在唇角很轻很轻地点了一下。
赵云澜突然睁开眼。

伏在他身上的小鬼王明显被吓了一跳,“昆仑”二字在喉头磕绊了几番。赵云澜有些恶劣地清了清嗓子,故作严肃地问,“你这是做甚?”

小鬼王面上全是被戳破的无措,憋得耳尖通红,瓷白的皮肤上都泛出一点粉红来,磕磕巴巴地说,“喜欢……想抱你。”

赵云澜呵呵一乐,突然发现逗这小东西还挺好玩,要是沈巍回来能看到这一段的“他自己”,画面怕不是一般的精彩。

小鬼王懵懵地看着他跑进房间翻了手机出来,把镜头对准了自己。他突然感到一阵扭曲的头痛,扶着额头一声不吭地倒在了赵云澜怀里。
赵处手机还没放下,就被这个美人给塞了满怀。更麻烦的是这张十万戾气凝成的姣好面容没有一丝变化,这意味着一会儿沈巍醒来的时候,他并不能知道怀里这个究竟是那个心智未熟的小鬼王,还是他们家古板克己的沈教授。

万一弄错,那可是要出事情的呀。

然而事实证明,这顾虑纯属多余。当夜色一点点涂抹上天际,赵云澜瘫在沙发上已经准备靠泡面度过晚饭的时候,躺在他身边的沈巍终于睁开了眼。

刚刚经历过时空的扭曲,他脸色还有些苍白,撑起身子有些茫然地看着赵云澜,“结束了吗?”

“结束?什么结束?”赵云澜瞥他一眼,就知道沈教授已经回来了,而且完全没有过去一天的记忆,顿时恶劣地起了坏心思,“沈巍,我可不知道原来你那么小就对我有不可告人的心思了啊。”

沈巍刚刚清醒的神经被这重锤一砸,顿时有点乱了阵脚。他并不能控制落入这里的是哪个时空的他,事实上,他完全不知道刚刚一天里的那个“沈巍”究竟和赵云澜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他含糊其辞的“那么小”是指诞生之初的哪一个自己。

“他……和你说什么了?”沈巍有些慌乱地问。

“骚扰啊沈教授,”赵云澜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瘫着,绕来绕去就是不肯直接告诉他,“你坦诚起来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我……”沈巍在他的嬉笑之下简直无所适从,自初遇那日始,任何一个时刻的他满心都是盛不住的爱慕,从不谙世事的外露到逐渐学会克制,他小心翼翼地维护着,把心尖上不大的一点红塞得满满当当。然而这脱离掌控的一次错乱足以让他所有的压抑克制无所遁形,只能徒劳地躲藏,“我没有……”

“沈教授,”赵云澜叹了口气,猝然靠了他近前,沈巍下意识地往后躲,扣着抱枕以抑制冲动的手被一把攥住,“你是想抱我的吧?”

“我……”沈巍不自在地偏头,他早已习惯了压抑自己所有的欲望,让一切都顺着赵云澜的意思来。然而此刻心底疯狂的欲念被人揪住了一缕,硬生生往外拽,底下庞大的黑暗翻滚着,冲得他胸口发闷。

他不想这样的。

如果那些疯狂,那些暴戾,那些独占欲全都暴露于阳光之下,他会怎么想……

“你先放开我。”沈巍挣了一下,没敢用力。赵云澜从善如流地松开手,靠回沙发背上,“有时候我就想,如果现在的你能和当初那直眉楞眼的样子取个中间值多好。一个直愣愣地砸得人受不了,一个总是憋着一句话不说,沈巍,你不累吗?”

他转头看着坐得板板正正的沈教授,指尖在他耳边碎发上轻轻拂了一下。赵云澜声音不大,话音里带了一些叹息,就好像整个人伏在沈巍身上,在耳边轻声说的一般。然而事实上,那个人正跟没骨头似的整个瘫在沙发里。

“我……你想怎么样?”沈巍慌乱得不敢看他,耳边都能听见自己喉结滚动的声音。

“不是我想怎样,”赵云澜看着他无所适从的样子,心底忽而狠狠疼了一下,“你呢?你是觉得我会丢掉你?怕你?就这么不信任我?”

“没有!”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沈巍一出口就卡住了。他不是一个善言辞的人,习惯了身处高位无人敢戏言,仿佛连语言功能也退化了一样,看着顶开他膝盖靠近过来的赵云澜突发了失语症。

赵云澜其实还存了一点不可言说的小心思。白日里看到那懵懵的小鬼王,虽说恪守着最后一点道德心没干什么,但也忍不住把那亮闪闪的眸子往沈教授身上安了一下,似乎从上往下俯视的角度最是好看。

他压低身子,彻底遮住了日光灯的光线,拿下沈巍架在鼻梁上的最后一道防线,“既然信我,那沈教授又是在小心翼翼些什么呢?”

“我……”沈巍在他的手碰上脸颊的那一刻突然松开已经被揪得变形的抱枕,指尖青白之后回血的一瞬显得格外鲜红,一寸寸抚上赵云澜凹陷下去的腰线,意外的贴合。

客厅里的黑能量有一瞬间的异动,赵云澜还没来得及出声,就感觉自己突然以一个特别娘的姿势被抱了起来。

沈巍赤着脚,妖冶的长发在几步路间披了满肩。他跨过一下午里被制造出的各种垃圾,踢开了卧室的门。

“我想要你。”







最后梗来自这个小可爱 @写不完的作业君

——居老师轻松举80kg
——bygg体重好像是65kg
——看来居老师可以简简单单举起bygg

评论(3)
热度(76)

啥都不是
目标一体机
撒撒本命
双北大旗不倒, 尼撒是真爱
墙头一大堆,目前一头扎进《镇魂》深坑
楼诚退圈,取关随意
珍惜每一个听我说故事的人
偏执的反战主义者

© 小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