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狸

【楼诚】兄嫂爱情

哈哈哈哈我又来搞事情了,感谢给我提供灵感的小可爱 @kscool 

详情见这里

这个系列情节会很多源自于《父母爱情》,强推这部剧!!!这个应该可以算是侯大大和孔导家庭剧的巅峰了,豆瓣评分高达8.9(大姐在里面也有客串一个小角色哦)

嗯,就酱紫,让我们来愉快地虐小明吧

章一》桃酥

先哲常说,矛盾构成了事件的一切。这句话其实是很有现实意义的,就比如小孩子爱吃甜食的天性与那动不动就蛀的牙,这就是构成了小明台每个晚上的矛盾。

小家伙拖着腮,看着茶几上放着的两打桃酥,犯了愁。

大哥昨天拎着两个纸包回家,一进客厅便满屋都是甜香。他笑叫着跑过去抱住大哥,顺势去抓他手里的纸包。大哥却老奸巨猾地举高了纸包,任凭他跳着脚也够不着,只能气鼓鼓地拽他厚厚的毛呢大衣。

明楼一边转头给下楼的大姐问了安,一边把这个嘴馋的小东西拽到了一边,对着从房里跑出来有一些怯怯地站在一边的小阿诚晃了晃手里的纸包。

小孩儿圆溜溜的眼睛亮了一下,噔噔噔地小跑过去。明楼仗着手长,越过吵吵嚷嚷的小不点揉了揉他的头,然后把两个纸包都放到他手上,“你们两个一人一包,每天只许吃一块啊。阿诚看好他,明台不许抢你阿诚哥的啊。”

只是这小小的酥饼,一天一块哪里够。还未尝出些什么,手里剩的就不过半个手掌大小了。明台恋恋不舍地吃下最后一小块,在嘴里含了半晌才咽下去,末了又舔舔手指。随着那甜香味在嘴里越化越淡,脸上也像快哭了似的去看那复又被封得好好的牛皮纸包,却撞上一个同样沮丧的目光。

两个小家伙对着纸包,相顾而长叹。

明台往明诚边上蹭了一点,拉过阿诚哥的手臂,“我们就再吃一块,好不好?”

明诚犹豫了一下,做了个好的口型,又想起前天大哥跟自己说的“哥哥的责任”,话到嘴边又变成了“不好”,眼看着明台嘴一瘪就要开始拉警报,连忙又安慰道:“我去和大哥说说,他说不定就同意了呢。”

明小少爷想想平日里大哥对阿诚哥有求必应的样子,觉得似乎有希望,就闭了嘴只掉了两颗金豆豆。明诚连忙拿了纸给他擦,小家伙一把抓住他的手,一字一顿地板着脸对他说:“都靠你了。”

他的神情是那样郑重,以至于明诚一步三回头地被大哥叫去考校功课的时候,看着这个守着桃酥的小身影竟生出几分壮士托孤的悲壮来。

而当小孩儿背完了书,坐在大哥腿上可怜巴巴地提出调高限额的请求,希望按着明台说的“动之以情”的时候,明楼只是皱了皱眉,硬梆梆地回了两个字,“不行。”

眼看着小孩儿眼眶就要红,明楼赶忙又软了语气给他解释。什么蛀牙胀气的讲了一通,难得在吃食上执着一回的小阿诚什么都听不进去,满脑子都是明台那张挂着金豆豆的小脸,和桃酥的甜香。但看着大哥脸色由晴转了多云,咬了咬唇也勉强应下了。

第二天阿诚是被明楼给戏弄醒的,小孩儿梦了一夜的桃酥,这会儿迷糊得厉害,听着有人问他“要桃酥还是要大哥”,毫不犹豫地就回了“桃酥”,留下明楼一个人对着自己沾了口水还带着牙印的睡衣凌乱。

做完功课之后照例是两个小家伙的点心时间。捧着桃酥的两个小孩儿喀吱喀吱啃完了自己手里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转向了桌上的。明台伸手就要去拿,明诚下意识地一把按住他。

你不想吃?

大哥不同意。

可是我们都想吃。

但是……

明天补上不就好了?

同意。

无声中达成了一致的两个小家伙偷偷又拿了一块分着吃了,明台还细心地把纸包封口恢复原状,连一丝褶子也不差,一看就知道经验丰富。

明诚稍大一些,已经有了零花钱,支付一包桃酥已经足够。两个人央着司机瞒下了大哥大姐,回到家一合计,决定把剩下的放在阿诚自己那个并不住人的房间里藏起来。

明诚关了门捣鼓了好一阵才出来,怕明台年纪小说溜了嘴,也不告诉他,也是省的这小东西再瞒着自己吃过头。

然而事实证明,不听老人言,吃亏确实在眼前。明台这天晚饭前就上吐下泻的好不难受,大姐急得发慌,明楼一边帮着照顾小弟,一边又要安慰姐姐。苏医生来看过,说是甜腻的吃多了小孩子肠胃受不了,好歹排除了食物中毒,兄姐方才安下心来。大姐守着明台,明楼开了房门,却看见小阿诚绞着衣角,期期艾艾地叫了一声大哥。

明楼早猜到了是那桃酥的问题。当初大姐提醒他阿诚年纪小,让他看着明台没准会禁不住那个小东西的撺撮监守自盗,他当初还笑说阿诚听话懂事,不会这么做,这会儿看着咬着嘴唇的小家伙,叹口气摸摸他的头,“自己去拿出来。”

打开柜门,搬出一打书,明楼严肃的神色在小阿诚拆下柜子后面的隔板,从暗格里抱出纸包时有一丝裂痕。一包十二块,纸包里还剩了三块小一点,也怪不得小家伙发肠胃炎了。明楼看着抬不起头的小阿诚,神色很冷,“我以为你会明白,身为哥哥应该怎么自律,怎么管着明台的。

“我很失望。”

这一句话砸得很重,明诚蓦地抬头去看他,又害怕地低下头。他眼眶红红的,牙根咬得很紧不然眼泪落下来。他不怕打不怕骂,这些他受得够多了,也学会了怎么封闭自己来对这些麻木。但大哥在他心里是犹如神祗一般的存在,明诚剥掉了全部的外壳尖刺,赤裸裸地把自己放在明楼面前,他最怕明楼说“失望”,这是柔软的他承受不了的重压。

明诚咬着牙,望着视野里越来越模糊的大哥,听他说着他曾经在大姐面前信誓旦旦的保证,满心的悔过里猝然生出一丝委屈来。他不是对明台一味的放纵,他也是管过这个小弟的啊。

明楼说完了,看着这个泪眼婆娑硬撑着的小家伙也狠不下心来在罚他,但仍是没哄,“知道你委屈,觉得自己也是尽了一点管束明台的责任的。但是我仗着虚长的这几岁,自认还是比你自己更了解你们两个每天能吃多少点心的,你说呢?”

明诚被戳中了心思,忍不住眨了一下眼睛。一颗泪珠滚下来,视野里的大哥又清晰起来。明楼抱了抱这个一下子哭得梨花带雨的小家伙,软了口气说,“今天罚你一个人睡。”

于是第二天一早,病好了的小少爷看到肿着眼睛趴在自己床上的阿诚哥时,还以为他替自己挨了大哥的打,满心过意不去,捧了自己的半块桃酥送过来,一点点高的小人扒着床沿特别诚恳,“对不起阿诚哥,我,我的都给你。”

至于多年后两人再聊起这桩小事时,明诚告诉小少爷大哥根本没动他一根手指,明小少爷有多么的悔不当初,这些都是后话了。

毕竟那时的两只小仓鼠,都只顾着研究怎么能把一块桃酥吃得久一点了呢。

x

评论(12)
热度(74)

啥都不是
目标一体机
撒撒本命
双北大旗不倒, 尼撒是真爱
墙头一大堆,目前一头扎进《镇魂》深坑
楼诚退圈,取关随意
珍惜每一个听我说故事的人
偏执的反战主义者

© 小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