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狸

【楼诚】《稚子何辜》

很好,小狸要准备让楼诚开启养孩子模式了

 

这章的内容挺沉重的,不过不是楼诚刀,请放心

 

一切涉及主义以及意识形态的问题拒绝谈人生

 

               拉线                  

 

明诚带回来一个孩子。

 

孩子起名叫明思淼,小名苗苗,梁仲春的儿子。那日这梁处长被日本人处决的时候,明诚失踪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向明楼申请去苏州出差。临走的时候,一手公文包,一手抱了个四四方方的枪匣。里头放的什么,明楼心里清楚的很,望着驶离站台的火车,脑海里全是那天晚上明诚笑得像只小狐狸,当着他的面压低声音对着电话那头说“明长官会扒了我的皮”的狡黠样子。

 

他的阿诚,刻进骨子里的善良。

 

明诚这趟差出得不算久,到了苏州借汇报工作之名秘密转机重庆,在戴局长那儿替明长官听了半天训。到了梁夫人这边,明诚一手仍是那个枪匣,像是握了块炭火,灼得生疼。

开门的是苗苗,小家伙看见明叔叔很是高兴,欢天喜地地跑去喊妈妈。梁夫人应声出来,看见明诚手里的盒子,脸色变了一瞬,柔声劝了苗苗自己出去玩,才迎了明诚进屋。

 

接了梁夫人递的茶,那个盒子愈发地烫手。

 

女人大约真的有第六感,明诚只是艰难地蹦出了几个音节,她便已接过了枪匣,捧出了里面那个嵌着黑白相片的盒子,轻啜着红了眼眶。

“多行不义必自毙,我替他念佛,却早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了。”

明诚闻言哑然,那些安慰的话都梗在喉咙里,难以出口。

 

苗苗正是七岁八岁狗都嫌的年纪,跑出去就没了影。梁夫人与明诚又说了几句,回屋上了点妆,遮了泪痕,再出来时又是上海女子一贯的高跟旗袍盘云髻。

明诚担心,也想着时间还算宽裕,再看看那个让自己与他父亲结缘的孩子,便主动提出帮着一起去寻。梁夫人愣了一下,忙不迭起身道谢,明诚只是浅笑,侧后半步陪她一个巷子一个巷子地寻着。

日渐至暮,家家户户都飘出来辣椒炒制后的刺激气味。明诚自小就闻不得辛辣气,这会儿正想先告辞,转头却看见苗苗抱了一袋糖果,从街对面一蹦一跳地过来。

 

而那辆正对着路口驶来的小汽车,没有半点减速的迹象。

 

明诚不知道一个母亲可以强大到什么地步,他听说过,却从未见过。但就在他这个专业特工都未及反应的瞬间,那踏着高跟鞋着着旗袍的梁太太已冲至街心,一把推开了惊惧到难以动弹的孩童。

女子的躯体被撞得高高飞起,又重重落下,流了一地的暗红。

 

一秒钟的震惊之后,车里的人被明诚的警卫拖出来,是个二十啷当岁的男学生,没一丝的愧疚惊慌,反是一脸的自豪。

“那是个汉奸的儿子,汉奸的女人,”他这样说,环视了一圈围观的民众,带着一种恃强凌弱者惯有的傲慢,“汉奸的,就该死。你们说是不是啊?”

围观的人群静默了一瞬,渐渐响起一阵附和。

 

明诚的指尖在抖,按上大衣内袋里乌色的玄铁,又强令自己放下。青筋暴起的手捏上那人的左臂,一声清脆的骨骼断裂声。

 

“稚子何辜?!”

 

明诚只扔下这一句话,和一枚少校的军衔。他回身去抱那个被吓得呆滞的孩子,一手捂了他眼睛,一手去合那躺在冰冷水泥地上的母亲的眼睛。

那双眼睛还笑着,带着些看到心爱之人安全的心安,又带着些未能陪他走到最后的不甘。

 

太像于曼丽了。

 

那个美丽的女孩躺在76号冰冷的解剖台上,胸前十余个弹孔,腹部被剖开,一泊鲜血里躺着那枚吃人的微型胶卷。

 

明诚突然觉得羞耻,为这场战争。只有懦夫才会牺牲女人和孩子,而这场战争现在所做的,就是将那闺中的花朵,送进战争的绞肉机。

 

国民党说:“做军人的,是为求大多数人的解放,为造大多数人的幸福,为达到我们主义的目的而来革命的。”①

共产党说:“建立一个反帝反封建人人平等会主义新民主国家。”②

但是现在,明诚只看见了这个在半旬之内,失去双亲的孩子。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③

 

明诚自问没有先生那样“抉心自食,欲知其味”的觉悟④,他所接受的思想中布尔什维克是为一切劳苦大众谋取未来,他也坚信,诸如“大清洗”一类的不过是有人利用她之名为一己私欲所犯下的罪行。但当在深夜将那匣子随着梁夫人一同葬下之时,明诚突然觉得迷茫。

先生所述的“别一世界”,除了那些烈士,又埋藏过多少妇孺的冤魂。⑤

 

“稚子何辜?”

 

清明之日,城隍庙的九曲桥上,明诚望着明楼,眼里摇动着各色烛火的碎光。

 

明楼笑了,拉过神色严肃的青年,将他冰冷的手捂进自己的掌心,沿着无人的街道缓缓往家走,身侧小小的孩童牵着他的衣角。

明楼将手里充当文明棍的雨伞递给明诚,弯腰一把抱起了苗苗。孩子的眼睛清明得很,和阿诚的一样,在月光下亮亮地闪着光。

 

是啊,稚子何辜?

 

 

 

 

 

注:①蒋介石1924年黄埔军校训

    ②出自中共一大党章

    ③出自元朝曲作家张养浩《【中吕】山坡羊•潼关怀古》

④出自鲁迅先生《墓碣诗》,作于五卅惨案之后,辞句晦涩,解读也众多,小狸选择了我所接受的一种:尽管痛楚,但也要挖出这个社会最阴晦的内里以达到革命的目的。另,此处先生指鲁迅先生,下同。

⑤出自鲁迅先生《为白莽作孩儿塔序》,“别一世界”指不同于歌舞升平浮华外表的革命的世界。这篇文章很短,而且这一段真心建议大家读一读,写得挺深刻的

 

 

 

 

 

 

 

重读了太太的《别日何易》,跪伏在太太的知识储备和文字的深刻之下。默默看了看读书少得跟文盲一般的自己......太太是一个相信因特纳雄奈尔一定会实现的坚定的布尔什维克,但小狸只是一个偏执的反战主义者,所以尽管努力避免但有一些地方难免还是有一些OOC

还望见谅

 

 

目录:小狸的理想国

 

 

 

评论(2)
热度(64)

啥都不是
目标一体机
撒撒本命
双北大旗不倒, 尼撒是真爱
墙头一大堆,目前一头扎进《镇魂》深坑
楼诚退圈,取关随意
珍惜每一个听我说故事的人
偏执的反战主义者

© 小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