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狸

【巍澜】【警匪AU】假面(上)

ooc属于我,美好属于角色

看个开心就好

01

一拳打碎小马仔下巴颏的时候,赵云澜还在想,是不是学校领导觉得他在那屁大点儿地方施展不开,找了个地儿让他玩个痛快。

刚刚的四十八小时里,他打架斗殴,被逮到学生处,再转政教处。心里头正嘀咕着一点小事何必那么大费周章的时候,在一间全封闭的屋子里,一份退学通知书和钉着保密协议的调令一起被推到了他面前。

市局缉x毒x支队的队长坐在他对面,把一支钢笔放在桌子上。
"有个任务,你接不接?"

赵云澜瞄了一眼边上酒吧里隐约闪动的人影,嗤笑一声拎起个小喽啰往落地玻璃上狠狠砸过去。

父亲死于毒x贩报复,入警x校为父报仇,遭遇不公待遇后愤然加入敌对帮x派?

扯淡!
他爸咽气前可从没这么教过。

玻璃稀里哗啦碎了一地,赵云澜看着门里涌出来的一大群花花绿绿的妖魔鬼怪,靠着墙抓了抓头发。

为首一个绿毛拎了根棒球棍吊儿郎当地敲他胳膊,"小子,在这闹事,胆儿挺肥啊?"
赵云澜也好脾气地冲他笑笑,“是啊,你管的着吗?”
那绿毛火气上头,抬手就要招呼。赵云澜压着棍子,侧身往他腰上去,一脚给踹地下了。他踢踢那绿毛,“小朋友大半夜的别出来瞎溜达,你们家大人呢?”

不知是哪个没胆的,溜回酒吧后面报了信。赵云澜一抬头就看见妖魔鬼怪齐刷刷让开一条道,走出个天仙似的美人儿来。

他刚刚见过这美人儿。在支队长给他的一沓资料里头,他记得最快的就是这张照片。沈巍,从名字到长相都只适合待在大学里做个君子端方的教授,偏偏跟了这一带最大的毒枭,三五年里混成了那混蛋手底下的头号祸害。赵云澜在这里胡闹一场,就是为了跟上这个人。

他“呦呵”一声,两步上了近前,上下左右把人打量仔细了,嬉皮笑脸地还想上手一把,被美人儿身边两个喽啰满目凶光地拦了下来。赵云澜笑一声,冲着那俩人说,“又没摸你们家马子,急什么呀这是?”

沈巍被他如此冒犯,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他看了赵云澜一眼,温和而冷漠地说,“赵sir,这里不欢迎警x察。”

四周刀棍顿时一阵响。

赵云澜被一群人围着也没在怕的,他更感兴趣的是这美人竟然说的是警x察,不是条子,这让他觉得沈巍更有意思了,“警x校学号xxxxxxx,刚刚被开除学籍,出来混口饭吃不行啊?”

“这里不是胡闹的地方,”沈巍微微皱眉,站在人群中间干净得耀眼,“你应该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

"你的啊,不是吗?"赵云澜站直了,两手往兜里一揣,"我就知道,要搞掉杀了我老子的祥恒,除了警x校,就只能来你们鸿中了。"

沈巍脸上一下沉下来,转身往酒吧里走。

“你进来说话。”

02

刚进来的小角色是最没有存在感的,赵云澜虽说开头闹的阵仗有点大,也只不过挣到了一个跟在沈巍后面不知道第几位的,跟着他转转场子收收租的身份。鸿中x赌x毒x皆沾,然而这些小会所不在赵云澜任务主线内,他也就默记下信息,不做进一步的涉及。

他适应能力确实是好,几天里面就磨没了警x校里的一腔热血,油滑顺世又年轻气盛,混在屋子里和一帮社会青年打牌喝酒划拳。城北的一个小会所出了老x千,沈巍来找几个人去镇场子,一开门被烟味酒气熏得一皱眉。赵云澜见了,下意识地掐了烟往地上丢。

鞋尖拧烟头的声音在突然安静下来的屋子里有些突兀,沈巍点完了人,转身转了一半,看着比平时还要混乱些的屋子,心思顿了一下,又转回去拎出了赵云澜。
边上几个玩得顺的兄弟悄悄捶了他一拳,他也嬉皮笑脸回一下,跟在沈巍身后颠颠地跑了。赵云澜心底很冷静,明白自己这才算是在沈巍面前挂上号了。

那老千也不是个什么大人物,别地儿混不下去来这里碰运气的,谁知道初来乍到直接撞进了鸿中的地盘。沈巍按着惯例处理了,出了门手机响,转到拐角里刚接通说了没几句,突然听到背后有一阵不太正常的响动。

道上待了不少时日,他早也能猜出个八九分,不慌不忙地跟电话那头的人告了歉,刚要转身,背后一个人影已经横着冲了过来,直接踹开了揣着匕首自以为悄无声息的小青年。

赵云澜出手的时候是考虑周全的,他知道沈巍必然可以避开这一下,但借了这个便宜机会留给那人一个忠心护主又莽撞行事的印象,会便于今后的装傻充愣讨他喜欢。
然而临了收手,他还是没能忍住,自作聪明地故意把手臂往匕首上蹭了一下。赵云澜没看见身后沈巍一下皱起的眉,蹭完就抬腿往那小青年手臂上猛地一顶,打算结束战斗。

然而他没算到,那小子罩在风衣里的小臂是截假肢,上下左右各嵌了一排刀锋。

赵云澜坐在会所后头的休息室里疼得只想骂人。整个小腿齐刷刷剌开一道口子,好在没伤了筋脉,还能动。他忍着疼擦干净血,打算扯了纱布先将就一下。

沈巍带着私人医生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他正拿脏手往口子上靠,下意识地冲过去一把拍开了,把他往沙发上一按。
赵云澜一边惊讶他的反应,一边感叹这个怪力美人的手劲,刚想调侃几句,一看沈巍又变回了惯常端着的模样,唯有通红的耳尖暴露了他对于刚刚失态的窘迫。赵云澜有些乐,但也识趣地没去撩他,看着医生处理伤口,默默地把一点疑虑咽下了肚。

他不主动开口,屋子里一下就安静下来。医生手法很好,赵云澜没觉着疼得不能忍,嘴上也就闲不下来,侧了身子问沈巍,“当初酒吧门口,你怎么看出我是警x察的?”
“你用的是标准的擒拿,警x校训练的痕迹太重了,”沈巍大概也觉得尴尬,想赶紧把上一篇翻过了,“你别自作聪明。”

赵云澜被绷带给勒到了,疼得一抽气,沈巍搭在膝盖上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勉强忍住了站起身的本能。赵云澜缓过了这一阵,看他那端端正正的坐姿,贱兮兮的又忍不住了,“沈老哥,平时有人伤着,也没见你那么上心啊。”
沈巍喉头一动,也不知是咽下了对这称呼的无奈还是什么未可出口的真实答案,正色道:“你太冒进了,而且总是自以为是,如果不谨慎一点,迟早要出事。”他顿了一下,不自觉地收紧五指,似乎要很努力才能说出接下来的消息。

“三叔说,他要见你。”

03

这个三叔挂着个“三”字,却是这鸿中的龙x头x老大,至于前面的“一”和“二”是怎么没的,没人想知道。

沈巍出来接的那个电话就是三叔的,他忙着解决赵云澜的烂摊子,手机上一时忘了挂,碰巧让三叔听了个大概。嘈杂一片里面他偏偏听出了沈巍对这个小角色的上心,一下子起了兴趣。

赵云澜虽说对这意料之外没有过备案,但能一下接触到最上层,心里挺兴奋,也没管沈巍那一脸的欲言又止是为了什么,带着一步登天的傻乐问他有什么注意的。
沈巍张了张口,像是咽下了什么话,又像是做了个重大的决定,“不该看的别看,我不让你说话就别说,跟着我就行,”他站起身要走,想了一下又转身补了一句,“言多必失。”

不知是赵云澜撞了大运,还是那老谋深算的老头真是一时兴起,这次见面并没有出什么岔子。
聊了两句了解了解,虚与委蛇地数落了沈巍两句没保护好手下人,又关心了伤势,赵云澜圆滑地一一推回去,哄得老爷子开开心心。

沈巍一直紧绷着神经,好在他平时话也不多,倒也没露出异常。等到吩咐了人送赵云澜回去,他一摸手心,才发现出了满手的冷汗。

三叔在他身后问了一句,“小巍?”

沈巍猛地转过身去,自己一时出神,竟没发现他已经在身后站了一会儿了,心下一阵后怕自责,强作镇定微微颔首,“对不起三叔,我刚刚在想那个袭击我的人。”

“不知哪里来的小仇家而已,不用放在心上,”他没再追究,转身回屋。沈巍跟在他身后进了书房,沏了茶,在一边坐了。三叔看他一眼,“那个小孩交际不错,将来说不定能帮到你。”
“他就是油嘴滑舌,您……”
“不用跟我谦虚,”三叔挥挥手打断他,“你自己看看,如果信得过,这趟去缅川就带着。”
沈巍心下如乱鼓,面上却也只能先应下了。回头和赵云澜说了,那人却像个棒槌似的高兴,“三叔这么喜欢我?”

他早有自己的打算,慢慢升当然稳妥,但眼下一步登天的机会送到了眼前,若是就这么丢了,一是可惜,二是作为一个小喽啰,这么思前想后的也不正常。
赵云澜还有一点幼稚的傲气,自觉没有什么处境是他不能化解的,周全可以,这么瞻前顾后并不是一个初出校园的年轻人能忍的。他凑了过去,带了几分玩笑地对沈巍说,“沈老哥可别私自把我给扣下了啊。”

沈巍面色一凛,想骂他莽撞,却又找不到立场,只能沉默着撇开了目光。

缅川那一趟终于还是没能让他去成,沈巍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让那边同意自己派人压货过来,他带了两三个人在渔火闪烁的码头等。这一趟两块“小金砖”,几万的纯货,不是大单,三叔才让沈巍带了赵云澜来试水。

一艘船摇摇晃晃地混在运海鲜的渔船里,靠向岸来。天边已微亮,第一批海鲜陆陆续续上了岸,沈巍按着事先约好的买了几箱,接了个行李箱往回走。

集市上到处都是新鲜货淌出的水,地上极其湿滑,有个小老太太滑了一跤,身子一下往箱子那边倒过去。几个人都知道箱子里是什么,脾气爆的已经要抬腿往上冲了,沈巍随手一挡,弯下腰扶住老太太,“您没伤着吧?”

赵云澜站在他身后两步的地方,看着那在晨光熹微里格外安静的面庞,心里突然流出一点可惜来。

巡逻的片x警正看到这一幕,凑过来问了个清楚。沈巍客客气气答了,几个黑猫看他一副斯斯文文读书人的面孔,转身打算走。

赵云澜默默祈祷了半天自己的任务别败在这么几个小东西身上,一口气还没松到底,那几个片x警不知从寻呼机里听了什么,折回来冲着所有人喊:“全部抱头,蹲下!”

沈巍指尖一动,下意识地去看赵云澜,却发现那人也是一脸惊讶地看向他,还带了一丝微妙的焦虑。他心下有了计量,依言放开了行李箱,抱着头,却不蹲到底,“警x官先生,我就是来接个朋友,晚点学校里还有课,时间紧,不能耽误。”
两个片x警显然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满腔都是要立功的兴奋,根本不管他说了什么,一圈的泡沫箱子全都掀开来要查。赵云澜看了一眼沈巍的指尖,却发现他整个人紧绷得简直要晕过去一样,全身都褪了血色。

这么小的一批,就算丢了也不愁三叔捞不出他,何必紧张至此?

箱子翻过了一大半,两个小警x察又接了个讯息,不可置信地冲那边质问了几句,挂了寻呼敷衍着道了个歉就走了。赵云澜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看来不过是运气不好,虚惊一场。

沈巍站起身的时候晃了一下,赵云澜一步上前扶住他,却被狠狠挣开了。沈巍像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没头没脑地冲赵云澜压低声音骂了一句“急躁冒进”,拎着行李箱就走。

赵云澜被这一下训得莫名其妙的,他也不记得这一路自己有什么行差踏错,再说刚刚这美人还是一副善人模样,这么转眼就冲他发火了。赵云澜摇摇头,只当是这一遭触了他的霉头。

货到了手,此地自然没必要久留,几个人回了城,收拾收拾吃了早饭准备回去复命。赵云澜走了半道上,突然折回去说要去趟厕所。
几个跟了沈巍时间久的有点信不过他,被赵云澜调侃了几句。沈巍看了眼表,打断这场闹剧,“我陪你去,快点。”

到了门口,沈巍自觉地在门外转身站了,赵云澜一看,呵呵乐了,“沈老哥,我有的你哪样没有啊,怎么不进来呢?”
沈巍被他的不要脸羞得回不上话,赵云澜听见外边彻底没了动静,还自娱自乐地吹起了口哨来。

等他弄完了出来,沈巍耳朵上的大片红色还没褪下去,瞪了他一眼兀自走了。赵云澜看着可爱,心道还真是个美人。

但等出了外头,看见三叔身边的几个保镖的时候,又生出了刚刚在集市上的那种心境来。

可惜了,是个毒美人。

那几个人各个一张扑克脸,直接拿了几个人一路小心翼翼护着的行李箱,冷冰冰对着沈巍说,

“三叔吩咐了,请您回来以后直接去老地方,带着这几个人一起。”

下篇在此

评论(8)
热度(43)

啥都不是
目标一体机
撒撒本命
双北大旗不倒, 尼撒是真爱
墙头一大堆,目前一头扎进《镇魂》深坑
楼诚退圈,取关随意
珍惜每一个听我说故事的人
偏执的反战主义者

© 小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