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狸

【双北】桃夭(8~9)

撒参谋X何二月(终章啦~)

一个何二月被打包送上军爷床的故事
【没有419!】
【第一晚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撒是个正直的好人!!!】
【绝对不要怀疑他沾花惹草!!!!】

【声嘶力竭.jpg】

指路前文 1~2 3~4 5~7
还有一个可以作为后记的 《宣纸》

(八)  

时日是经不起数的。

那日头一次次西落,朝霞一次次散去,明月圆了又缺,田里的稻子抽叶,拔高,结穗,逐渐显出金黄的色泽,风吹起来飒飒地响,预示着一年的丰收。也就是在这丰收的前奏中,防寒的秋衣也从柜底翻了出来。

何二月站在山野小墅的窗口,望着梯田里翻涌的金浪。

他并不是个爱数日子的人,只是在这闭塞山间,总是忍不住去看每一次日出日落,望着那乌金一轮轮从谷底行至中天,周而复始,日子就在不知不觉间刻进了思念,一层层缠上肌骨。

这一小片野墅住的皆是普通农人,知晓他底细的只有一个以表弟身份陪在身边的小警卫员。小伙子颊侧有一大片的烧伤,手臂轻微的残疾,二月问他,他只是打着哈哈说是保护参谋受的小伤,再多的便不肯说了。

那孩子像崇拜神明一样敬重撒参谋,二月挺喜欢听他讲故事,不经意的一个细节在他嘴里走了一遭也成了关乎苍生性命的大事,挺好玩儿的。

可有时候昏黄灯光下看着那狰狞的疤痕,看着小伙子端着茶杯微微颤抖的手,他又觉得那样的人,无论做的什么,本就是为了天下人立命,是关乎江山社稷的事。

再多的他也不愿去想了,那些铁马冰河伴着夜雨寒窗入梦,便容易成了满目疮痍的样子。二月有些迷信,总觉得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和撒参谋的唯一联系,是数年间仅仅来过一次的通讯员。那日二月刚刚挖通了稻田的沟渠,远远地看见一个灰布长褂,夹着公文包的男子由小警卫员领着,行色匆匆地踏过田埂。

其实也没什么,撒参谋升了将官,上头按例要提高家眷待遇,这些二月都不关心,他惦念的不过是小小一个牛皮纸信封里封着的数张薄纸。纸上刻着思念,思念里溶了几缕飘渺的未来。

二月捉住了,便又安安心心等下去。

他有时候也迷茫,他并不能知道自己在等着什么,是某一日推门进来的身影,还是信封里的一张车票。这场漫长的等待太过模糊,他不敢盼,因为怕盼错了,碰响了风铃的便不是他想看到的那人,信封里的纸张便成了某种不能再相见的判决。

台上的衣香鬓影早已蒙了尘,金银细软不过累赘,二月一件未带,身边只一个黑檀的箱子,置了初见那日耀目的头脸,压着一沓宣纸,藏了短暂时光里分不出真情亦或做戏的爱恋。

他还存了那身蝴蝶栖于袖的戏服,披上了,草草抹两笔桃红,一个人荒腔走板地唱残本里花旦初见将军的那一折。他回头望一眼门口,那风铃便也跟着笑起来,沾了晨露,在朝霞里笑他多情。

二月不理它,褪了戏服披上掛衫。日头渐高,雾气很快就会散去。小警卫上集市去了,他要趁着早帮他给果树套上袋子,晚了日头太毒,容易晒坏孩子。

那些芒城里的日子,竟是远的像一场梦了。

所有这些是否值得,二月自己也并不清楚。这山野的生活过得人容易忘记年龄,只有偶尔被邻家大婶张罗着姑娘的事时,他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尚且年少,若是未卷入这桩事,在台子上也是有些日子可红的。

可红便是红了,浑浑噩噩在折子里过一辈子,又反不如这般满满当当心头有一事可盼。思来想去,似乎命运安排着,让他遇上了那个慌乱移开眼的金主,就没打算让他好好过他的余生。倒不如抛了纷纷杂杂一切,安下心来经营这一亩三分地里的营生。

没了杂念,等待便也是某一件具象的事,生活中平静的一部分。数着日子等待某一个人,不焦虑,不猜测他何时以何种方式出现,只是静静地等着,准备好接受彼此的任何模样。

他坚信捉住了那一缕未来,便必定会等到未来。

(九)

撒参谋放下枪的时候是跛着的。

他兜兜转转奔波遍了大半国土,一次次从血泊焦土下挣出来,最后却是栽在了自己人手里。

队伍里的鼹鼠捉了他早年在老帅手底下的经历做文章,混战里腿骨全断,等有了条件医治,断骨已经自行长上了一些,要接正得先敲断了。

撒参谋听了大笑,说不遭那罪,把枪一扔不干了。

他抛下满城风雨与身后毁誉,头也不回地归了田。

阳春烟雨,二月一早推门,就看见田埂上有个不甚清晰的人影一瘸一拐地过来。待走近些,炮火磨得黝黑的脸上笑得开心,那人晃着一枝新折的带着露水的桃花,问他,“不知今日,何老板可愿金屋藏个娇?”

身后的茅草屋正飘着一缕淡淡炊烟,远处的牛叫被雾气拉成了幽远的长鸣。旧曲重弹,旧事重提,那思念太刻骨,这重逢太静谧。

直到此刻二月才安下心来,确定自己这漫长等待的任何一个时刻皆非无谓。

红与不红无所谓,未来如何也随他去好了,这个人完完整整带着笑站在面前,那从梨园的真心假戏到山野的静默等待,数轮寒暑便都是有意义的。

所谓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

生死都仓促的年月里,幸得此一人,复又何求?

(全文完)















一点碎碎念

拖拖拉拉这么久,《桃夭》这个系列终于要说再见啦,参谋二月这一对不知道大家打几分呢
文力有限,每一章都是薅秃了狮子头肝出来的,磕磕巴巴不成样子,大家看个开心就好
_(:з」∠)_

撒老师真的是爱豆啊啊啊啊感觉自己能一直一直爱下去,无论多么强大的墙头都无法把我从芳心纵火犯的大坑里拉出去
粉上之后了解了很多,渐渐看到明侦以外更真实更全面的他,所以渐渐的不满足于明侦的一些设定或者角色,想要去探寻更多的东西,像之前那篇《救赎》这类的,稍微有点意义的同人
(没错,其实就是凑表脸地捞文)

总之,期待十月份的明侦第四季啦,希望撒老师还在!
悄咪咪等一发童言有计何老师的趴看能不能搞一个幼师相关的毕竟前三集撒撒正面刚熊孩子趴下实在太可爱了

(/ω\)捂脸

评论(2)
热度(52)

啥都不是
目标一体机
撒撒本命
双北大旗不倒, 尼撒是真爱
墙头一大堆,目前一头扎进《镇魂》深坑
楼诚退圈,取关随意
珍惜每一个听我说故事的人
偏执的反战主义者

© 小狸 | Powered by LOFTER